第二十四章 归城(续)

  王处士说他会炼金,这就很有意思了。

  “王卿擅长练哪个金?”赵官家干笑一声,一时间愣是没想明白,还以为人家是故作高深另有所指呢。“是金戈之金还是金军之金,金戈之金是说你有新式兵器献上?金军之金是说有你有应对金人方略?无论如何,务必说来,朕都不吝赏赐。”

  那王处士闻得官家言语,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太常寺卿王叔詹可能是觉得官家有点糊涂,便主动出列解释:“臣太常寺卿王叔詹冒昧容禀,臣亲眼所见,这王处士能以异法使朱砂化金,且确是真金无疑……而臣以为,之前靖康中,金人贪暴,尽取东京金银而弃铜钱,如今非止南阳,天下各处都乏金银,而王处士之能正和其用,若能推而广之,足可康济天下。”

  赵官家沉默了一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是没骂出来。

  不过,另一边,几位相公和几位重臣却是都有了反应……吕好问尴尬失色;宇文虚中遮面转身;许景衡几乎便要作色大怒,却在看了一眼吕好问和王叔詹这两个日常相处紧密的同僚后硬生生憋了下来;汪伯彦倒是从容,反正是对面东府闹的笑话,今日官家大捷归来,枢密院有功无过,他乐的看热闹。

  而四位相公以下,地位算是半相的张浚张中丞,却也反应迅速,即刻扭头盯住了身侧的李光、胡寅二人,显然是想让这两个殿中侍御史看清楚场合,不要惹事,想弹劾也要等回去之后再说。

  换言之,自赵官家以下,所有的明白人都已经醒悟。

  不过这种事情,明白的是真明白,信了的也是真信。就在赵官家和几位相公被这一出戏闹得不想说话的同时,在太常寺卿王叔詹的催促和勉励下,这位王处士却是勉为其难地开始了当众展示。

  眼见着一堆瓶瓶罐罐还有火炉子被抬上来,然后那王处士居然在封闭的丹炉里当场烤起了朱砂来取水银……赵官家回过神,有心想杀人,却也知道以这年头的科技水平来看,这老头还有王叔詹确实罪不该死,甚至未必就有罪;有心想上前一脚踢翻了某人的炼金器械,却须念着汞蒸汽是剧毒;而更重要的是,此番须是吕好问好心好意筹备的典礼,文武百官和最起码京西、两淮的特取人才都在好奇围观,他须给无辜的吕相公还有这已经没几分面子的大宋朝几分体面!

  说句不好听的,这时候科普都不好科普的。

  一念至此,赵官家只能让冯益将送来的椅子往后挪一挪,然后让除了王叔詹和那王处士以外的所有人也都离得再远点了。

  日头微微偏西,而赵官家却是随着这位的步骤早早猜到了其人的手段——以朱砂烧出水银来,然后再用什么障眼法将藏有金矿石的物什或者干脆是现成的金箔偷偷放入其中,以水银溶化金子,最后再用蒸馏的法子把水银蒸干,自然可以出金子。

  这里面的一个反常识的事情在于,这年头几乎所有人都很难理解代表了最大稳定性的金子居然会被水银这种可以直接蒸干的液体溶解……而在传统东方的封建时代,除了追求长生的炼丹术士,不要说同时接触到液态的水银与金子了,就是水银本身,也一般只有这些人神神秘秘搞的出来过,然后还普遍性用于墓葬等神秘侧用途。

  实际上,眼看着这位王处士将干净的水银倒入一个干净的白瓷盆中,然后再放入带着古怪导管的特制陶器里蒸馏完毕,最后分别取出水银和黄金后,几位相公都TM动摇了!至于旁边的冯益、杨沂中这些人便是平日里再机灵、再聪明、再世故,却也在这种事情上面不堪起来……这些内侍、武将根本就是恍惚的,眼睛都离不开那些金子和器具。

  而以此同时,赵官家却觉得自己遭遇到了平生以来最被人侮辱智商的一件事,当年他刚刚上大学在火车站被抱着小孩的阿姨要走十块钱都没这事荒唐……偏偏为了大局,他还不好拆穿的!

  因为这王处士刚刚烧炼过程中,官家早已经通过吕好问与偷偷递上了纸条的许景衡许相公相互讨论了一下,决定了这件事的最终处理结果。

  “来人,赐王处士绢帛十匹,粮谷十石,以作表彰。再将这些器物,连着这黄金和这……什么?”赵官家将水银二字强行咽下,却是指着那瓶液体看向了王叔詹。

  “灵液。”水平比较高的太常王叔詹赶紧给官家做了科普。

  “哦,灵液。”赵玖恍然大悟,却是终于再次声色俱厉说出那个词来。“将这些器物、黄金、灵液,一律全都与朕沉到白河中去!朕宁亡国,也不用这种虚假之物来蒙骗天下人!”

  周围人一时反应不及。

  倒是许景衡赶紧出列,正色应声:“官家此举着实有人主气度!”

  “许相公。”那太常寺卿一时惶恐兼不解,看样子不是作假。“这是真金子!”

  “金子给谁用?”许景衡扭头冷冷相对。“用来发军饷还是用来赏赐群臣?我不知这金子真假,但不管真假,只要官家今日受了这些器物,那天下人将来还能信官家给的金子吗?”

  王叔詹愕然无言。

  “至于这位王处士,领了赏赐便回乡居住吧。”赵玖继续板着脸下令,竟然是丝毫空隙都不与群臣留下。

  “杨沂中,你在作甚?!”汪伯彦情知此番官家还是要保吕好问,也是即刻面色一肃,却又指着尚在茫然的杨沂中连声呵斥。“身为御前班直统制官,没听到官家口谕吗?!”

  杨沂中慌忙应声,便要上前去扔那些东西。

  “那些罐子先砸了再扔。”官家复又在后面微微一叹。“至于王太常,既然是你荐的人,便由你好生护送这王处士回去吧!”

  杨正甫和那王太常各自无奈,前者赶紧从班直那里夺来一锤子,就在官家与百官之前砸碎那些事务,而后者更只能满头大汗拽着那正兀自心疼的王处士躬身谢恩。

  而不知为何,周围百官与那些前来围观的京西、两淮才士望见这一幕,却都各自松了一口气。

  到此为止,闹剧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赵官家叹了口气,倒是又强打精神安慰了一下百官和那些初次见面的京西两淮才士,约定过几日便公开殿选,这才上马回城。

  不过,入得城来,百官散去,赵官家自然又免不了一番忙碌,先是让小林学士去传旨好言抚慰吕好问,又让内侍将那些东南送来的黄梅酒依次赏赐给诸位相公、近臣、御营中军诸将,当然还有韩世忠与最近通了消息的李彦仙。

  这还不算,等这些人各自离去,大押班蓝珪复又前来汇报。

  到此时,赵玖方才知道,这些日子南阳着实是热闹不少,不止是这些来应选之人,由于南阳安定,又有粮秣财帛军队,更多的乱七八糟的人也都在最近一段时期纷纷聚集到了南阳……蓝珪身为大押班,自然要将期间一些牵扯宫禁以及南阳城内影响较大的人和事一一说来。

  其中对于赵官家而言,其中有些纯属无忌,有些却是很难抛之脑后的。

  “苏轼的几个孙子都来了?”赵玖一时愕然。“为他们爷爷请求恢复名誉?”

  “是。”蓝珪小心言道。

  赵玖微微蹙额……苏轼被蔡京搞成元祐党人,当然要平反,但此时出来绝对是有人刻意在造势,因为这件事也是他走前给吕好问等人留的条子之一。

  当然了,就和故意造势的人想的一样,赵官家哪怕只是看在苏轼这两个字的面子上,也没理由不给平反的,大苏学士自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可不止区区一宋……只是不知道谁这么着急罢了?

  “朕知道了。”赵玖随口言道。“还有吗?”

  “最近易安居士和丈夫礼部尚书赵明诚私下闹和离,颇有人说这是因为官家刻薄所致。”蓝珪小心翼翼,继续低声汇报。

  “刻薄就刻薄吧。”赵玖行了半日军,然后又在城西折腾了那一阵子,已经颇为疲惫了,此时听到这种消息倒是完全无所谓。“不就是多借了易安居士几句诗吗?弄得朕好像故意嘲讽他赵明诚一般……等这事过去了,记得以朕的名义赏赐一下易安居士,以表谢意。”

  蓝珪欲言又止,却是终究没多再多说。

  而蓝珪下去,冯益却又上来了:“官家,昔日东京宫中画师内最出色的大小马中的小马马兴祖寻到南阳了,他父亲大马马贲却是殁在了靖康之中,而官家对宫中有规矩,不许擅自填人……”

  “若本来就是宫中人,你便收起管着吧。”赵玖听了一堆马,但大概是听明白是个宫廷画师来了,便愈发不以为意。

  “还有几位御医也闻讯赶到了。”冯益继续轻声相对。“臣勾当药院,已经自作主张留下了。”

  赵玖陡然严肃起来:“其中莫非还有烧朱砂的吗?朕跟你说明白了,谁要敢往朕这破房子上涂朱砂,有一个算一个,全都送到交州去!”

  “喏……”冯益慌忙应声,却又赶紧解释。“官家放心,来的几位都是专科圣手,并无如今日那般荒唐之人。如彭时,擅长儿科;又如王继先,擅长男科与妇科……”

  赵玖缓缓颔首,却又觉得哪里不对:“既如此,这二人该送往扬州才对吧?”

  冯益俯首不言。

  赵官家只怔了片刻便陡然醒悟,复又环顾殿中,然后指着其中一人冷笑起来:“朕说要个能戎装随侍的,你们便私自寻来了?”

  听得此言,蓝珪以下,杨沂中、冯益,还有被官家手指那人,也就是之前捧酒,此时一路跟来的‘甲士’了,一起下跪。

  稀里糊涂中,不知所措的刘晏也只能跟着下跪。

  “官家,”冯益刚一跪下,便主动开口解释。“非是臣等擅自揣摩上意,这是上次之后,臣与扬州几位押班等旧人通信,说及了此事,此事自然便传到了太后与潘娘子处,而太后便也与潘娘子一起召集宫人亲自询问,说是可有昔日康王府旧人出身,又能披甲骑马的,甘心来此处伺候官家……这才有吴娘子主动请缨,然后前两日方至南阳。”

  赵玖微微一怔:“这吴娘子是王府旧人?”

  “是!”

  “太后所指?”

  “是。”冯益抬头相对,娓娓道来。“官家落井后不记得了……这吴娘子出身东京珍珠吴家,自幼读书,三年前,也就是十四岁时以聪慧家富入王府为使女,靖康乱中,是太后将府中剩余人物召入身侧,所以吴娘子也就一直随侍,而官家也是以此缘故在登基后遥封的义郡夫人,让吴娘子有了正式名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潘娘子自顺昌府离去后,这一路上便无人伺候官家了。”

  赵玖怔怔想了许久,却是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任何理由再拒绝此人……而且,这一次为什么要拒绝呢?

  非止如此,那披甲女士抬起头来偷看一眼,正与赵官家相对,果然约莫十七八岁,正值一女子最美之时。而既然是十四岁便选入王府,自然也是眉清目秀,颇有颜色。非要挑点毛病,大概便是她自幼生在富家,估计营养极好,骨架这两年也长得比较大些,有点不符合这个时代士大夫对女子的审美。不过,这一点对赵玖就不是个事了,在他眼里,对方此时穿着铁甲丝毫也没有影响行动,反而别有一番姿态上的魅力……实际上,若非如此,之前在城东白河畔,赵官家也不会一眼便认出这个‘安能辨我是雄雌’的主了。

  一念至此,赵官家复又环顾左右,发现除了几位内侍,好像连杨沂中都有赏赐下去的如夫人了,再加上他确实疲惫,便打了个哈欠,勉力朝冯益吩咐了一句:

  “既如此,下不为例!”

  言罢,却是不再提什么妇科、儿科大夫的问题,反而直接起身向殿后去了。

  那吴娘子自然赶紧扶刀跟上。

  见此情形,殿中诸人一起起身,蓝珪和刘晏若有所思,冯益微笑不语,唯独杨沂中却是面无表情,丝毫无平日私下相处时的八面玲珑之态。

  PS:抱歉……昨天主要是我妈下楼逛了超市,给我补过了三十岁生日……感慨的时间太长了,耽误了码字。

  大家晚安。

上一章目录+书籍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