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又得五行珠,多宝碰燃灯

  当有绝对打不过的大佬想用赠宝这种方式封自己口时,自己该怎么办

  李长寿的第一反应,其实是拒绝。

  自己已经得了心仪之宝,若再多拿宝物,就欠下了多宝道人的因果。

  但多宝道人

  实在太大方了

  见李长寿不好意思伸手,多宝道人把衣袖一抖,整个山谷顿时被宝光照亮。

  各类灵性充沛的后天灵宝,在李长寿身周缓缓荡漾,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李长寿完全包裹了起来,密不透风的那种

  差点被宝光晃瞎了眼的李长寿,默默抬手捂住了心口。

  这里,很痛。

  该是什么样的宝藏大叔,才能如此淡定的拿出数百上千件宝物,告诉自己随便挑,最少也要拿走等身高。

  等身高

  意思就是要自己拿出的宝物,叠加起来跟自己身高一般

  那,横着放和竖着放、拿宝珠类还是拿宝塔类,差别可就大了

  “怎么样这些有没有中意的”

  多宝道人在灵宝圈外淡定的笑了声,“若是没有中意的,那贫道给你多换几批,咱慢慢挑”

  李长寿:

  他仿佛看到了多宝道人脖挂大金链、手戴大金表、身着金丝宝衣,坐在圈椅中,身形后仰。

  什么是寻宝专业户啊

  这也太刺激了

  而后,李长寿悲哀的发现

  他之前让寻宝纸人团在中神州各处活动,无聊之余做了一本洪荒灵宝录,收录了各类名气斐然的灵宝,当时还以为自己已将洪荒灵宝认识了七七八八。

  今天见到多宝道人放家珍,李长寿才发现,自己所知,太浅、太少。

  周围飞着的这一圈又一圈的宝物,随便拿一件出来,都是后天灵宝,其中竟还有几件后天极品灵宝

  没有后天前缀,或是灵性不足、有所缺憾的,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多宝道人的收藏之中

  这些宝物品质不低、威能不小,极少在人前显露,只是被多宝道人当做板砖来用,所以没什么名气,不为人所知晓。

  那本名册就是个弟弟,在前面加一个小字吧。

  “前辈,”李长寿做了个道揖,虽然很想大手一挥、五指攥拳,霸气地喊一句“我全都要”,但最终还是理智压制住了冲动。

  自己跟截教的因果,万不能再加深了。

  李长寿传声道:

  “大法师有训诫,弟子修行尚不算深厚,不可依赖法宝,以免怠慢了修行。

  若前辈执意相送,不如送弟子一套品阶相当的五行灵宝,晚辈最近琢磨一些五行大阵,刚好能用上。

  大法师说过,宝物再多,也不能融入自己的大道之中,对弟子修行无增益。

  弟子这就立下誓言,刚刚与前辈是第一次见面,此前晚辈什么都没见到。”

  天字一号挡箭牌玄都大法师。

  当下,李长寿朗声诵读大道誓言,言说自己若将此前所见之事外传,就遭天道降下天罚。

  多宝沉吟几声,目光复杂地看着宝光中站着的李长寿,叹道:“长庚你莫要这般,我对你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

  言说中,多宝道人洒然而笑,袖口一张将这些灵宝尽数收回,看李长寿的目光,多了几分歉疚。

  “长庚你修为不高、年岁不长,怎得说的话这般令人回味。

  确实,宝物再多也无用,有一两件护道镇压气运的先天灵宝也就足够了。

  始终是不能,将它们融入自身大道之中啊。”

  多宝深深地叹了口气,又道:“你且稍等,我记得有套宝物我搜集了几千年,刚好是五行所属。”

  李长寿握着落宝铜钱,也不由有些期待。

  多宝道人在袖中摸索一阵,整条胳膊都快伸进去了,方才捞出了五颗不同颜色的宝珠。

  这五颗宝珠明显是一整套法宝,蕴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且这五行之力无比纯粹,不含半分杂质。

  当初有琴玄雅送给自己的那颗土行宝珠,如果只是初级五行珠;

  那今日这五颗宝珠,已经是后天宝物能达到的极限

  多宝道人抬手推送,这五颗宝珠缓缓飞来,在李长寿身周轻轻旋转。

  也不知多宝道人用了哪般神通,这五颗宝珠已是自行认主,对李长寿传递出亲切之念,又有诸多五行道法的感悟,在李长寿心底浮现

  李长寿张开双手,五只宝珠缓缓飞来,落在李长寿掌心,上下漂浮着。

  刚想将宝物收起对多宝道谢,李长寿突然轻咦了一声,在这五只宝珠正中,感受到了一缕飘飘渺渺的空灵道韵,仿佛蕴含超脱之意境

  五颗珠子凑成一套,可算作先天灵宝

  李长寿略感头大,这般先天灵宝用来做小琼峰的阵法核心,那也太过暴敛天物。

  “前辈,这珠子太过贵重”

  “哎”

  多宝道人眉头一皱,“长庚你可是瞧贫道不起

  一点小玩意罢了,收着收着,都说了这是伤你化身的赔礼”

  “多谢前辈赐宝”

  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将这五行宝珠与那对落宝铜钱收到了两只宝囊中,贴身放好。

  这半年功夫,也算是没白费了。

  多宝道人像是放下了一件心事,目中流露出几分释然,笑道:“长庚,来与我一同咦他怎么来了”

  谁

  李长寿心生警惕。

  而多宝道人抬手对着天空一点,笼罩方圆千里的紫金钵盂轻轻一颤消失不见,眨眼便出现在了多宝掌心之中,化作五寸直径,被多宝收入袖中。

  随后,多宝抬手拉住李长寿的胳膊,道一声:“走”

  言罢轻轻一跳,两人周遭环境顿生变化,出现在了刚才李长寿走过一次、由多宝道人挖出来的土洞之中。

  这土洞非同小可,这可是截教大弟子钻出来的宝洞,隐蔽性堪称绝佳。

  两人蹲在宝洞的角落,多宝道人在怀中拿出了一只宝镜,对着宝镜哈了口气,镜中顿时现出了一朵风驰电掣的白云。

  白云之上坐着一名老道,老道身周包裹着淡淡云雾。

  但多宝道人又对着宝镜呸了一声,那些云雾缓缓飘散,露出了老道真容。

  棕色道袍、方正脸型,双抓鬓、大垂耳,肩头飘着一只青铜灯盏,不正是道门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

  多宝道人还怕李长寿不认识,主动介绍道:“此乃阐教副教主,据他自己说,跟咱们三位老爷同一辈。

  一般贫道见了他,也要喊一声师叔。”

  李长寿心底泛起少许明悟,忙道:“前辈,他若离着还远,咱们先走就是。”

  “他看到了我的钵盂,且此前也见过我用这钵盂”

  多宝道人沉吟几声,言道:“不忙,先看他来此地作甚,他虽是咱们道门前辈,贫道倒也不怕了他。

  你放心就是,燃灯道人哪怕是副教主,也不过是个外人,三位老爷最看重的还是道门道承,自家弟子。

  若燃灯副教主也是来寻宝的,那我暗中放几样宝物在此地,让他拿去就是。”

  不知为何,李长寿在多宝道人的话语中,听出了对燃灯道人浓浓的不满。

  于是心底安稳了大半。

  根据李长寿推断,燃灯应该是为了落宝铜钱而来。

  若真如此,封神故事中,那萧升曹宝用落宝铜钱抢走定海神珠的一幕,绝对就是燃灯导演的一场好戏,把赵大爷给带坑里去了

  今日自己取走了落宝铜钱,绝了今后之事,更是让燃灯失了夺定海神珠的机缘

  莫非,燃灯因此有了感应

  李长寿道:“前辈,晚辈也与这位燃灯副教主有过接触,此前怕是还得罪了他。”

  “哦”

  多宝道人不由来了兴致,“你如何还能与他生了间隙”

  三言两语,李长寿传声将上次与燃灯的交涉,简单说给了多宝道人听。

  他自然不能实话实说,只能说自己最初不认识这位阐教前辈,不小心骂了燃灯几句,也未说当时赵公明与黄龙真人在旁看着。

  多宝道人细细品来,稍显富态的面容上露出几分恍然,又禁不住抚掌大笑,抬手对着李长寿轻打了两下。

  “你咋这么多心眼哈哈哈哈

  未能亲眼见到这一幕,当真是憾事,憾事呀。”

  李长寿低声问:“前辈您似乎,对这位副教主前辈”

  “唉,”多宝摇摇头,“有些事不提也罢”

  一般听到这般口吻这句话,那就表明说话之人迫切想吐槽。

  李长寿顺水推舟,正色道:“晚辈总归是想多了解一些,免得以后出什么差错。”

  于是,多宝轻叹几声,娓娓道来:

  “最近这几万年,两家摩擦不断,他们阐教那边经常有道友无故挑事,有时这边也会有同门嘴上失言。

  每次出这些事,大多都是贫道赶去摆平,一来二去,跟这位前辈也就接触的多了。

  啧

  长庚你今后还是少跟这位前辈高人来往,与他言说话语也要注意一些,莫要有什么错漏之言,被他抓住了把柄。

  这位前辈高人,哼哼,心思复杂的很呐”

  李长寿大抵明白了。

  顺道一提,多宝、燃灯这般高手,仙识探查到底能探查多远

  这都说半天了,镜子中的画面还是那般,如果不是那些快速后退的云朵,李长寿还真以为这灵宝镜子出错了。

  正要问询,李长寿仙识边缘,捕捉到了燃灯的身形。

  而自己仙识刚捕捉到燃灯身形不过转眼,燃灯已是出现在了牛妖山谷上空,一股大能威压铺天盖地。

  下方还在昏睡中的牛妖一族,顿时在梦中瑟瑟发抖。

  多宝道人的探查范围

  自己的探查范围

  李长寿心底,莫名有些无奈的情绪,原本觉得自己修成金仙、有人教大腿做靠山,也算有了能在洪荒图谋一点小灵宝的实力。

  稳字经还是写九千遍吧。

  嗯,让师妹代劳一半,师兄有所需,师妹服其劳。

  “来了来了”

  多宝道人低声道了两句,眼底露出少许明亮的光芒,与李长寿一同屏住呼吸,关注着镜中情形的变化。

  此时他们并未探出仙识,这宝镜自然也是探查类的灵宝,隐蔽性与反侦查十分出众。

  就见燃灯坐在云上,在此地转了两圈,而后拿出琉璃宝塔,抬手一送,这宝塔转眼化作数百丈高,塔尖涌出了道道仙光,转眼又将千里范围笼罩在了仙光之中。

  呲铁城群妖:

  “哼”

  燃灯又对着呲铁城屈指一弹,呲铁城的大阵瞬间破碎。

  “此地主事者过来回话。”

  这冷漠的嗓音,配着燃灯道人此时露出的威压,让呲铁城中还没在紫金钵盂镇压下回过神的妖族,再次陷入了糟乱。

  不多时,那三头金仙境的牛妖赶到了燃灯面前,燃灯轻哼一声,这三头老牛膝盖弯曲,下意识跪在了空中。

  “拜见前辈”

  “莫要说废话,”燃灯冷然道,“此地可是你们族地”

  “是、是我们族地。”

  燃灯又问:“此前此地发生了何事若有半句虚言,今日你这一族也不必存了。”

  当下,三头牛妖你一言我一语,慌忙将此前所发生之事尽数言说。

  在牛妖的描述中,他们先是遭了一伙来路不明的人族兵马攻打,但对方出现片刻就立刻退去,似乎是用了什么障眼法。

  而后那紫金钵盂现身,将方圆千里笼罩了起来

  燃灯坐在白云上,不断掐指推算,眉头越皱越深。

  他此前正在玉虚宫中修行,心底突然浮现出少许警兆,推算之下,似乎与自己今后道果关联极深的宝物,被人取走了

  这般示警,纯粹是自身之道与天机共鸣,只会让他知晓此事发生,具体如何一概不知。

  燃灯立刻凭自己的琉璃盏细细推演,循着一丝天机,推算出了此事发生的具体方位,立刻赶来了此地。

  然而,燃灯此刻所不知的是

  在他抵达这处山谷的同时,李长寿已是分了部分心神,开始在中神州六处地形相似的地界,做斗法痕迹的伪装

  顺带着,李长寿的本体也驾云飞出小琼峰,去了破天峰上。

  又到了给圣人老爷上香的日子。

  李长寿前脚刚飞到百凡殿,牛妖山谷上方的燃灯,已是思量了大概出来。

  燃灯先是扫了眼那三头金仙境的牛妖,冷然道:“去你们族地宝库查询有何遗漏,再将你们族人唤醒,挨个问询失了何物。

  给你们半个时辰,若是有半个不及时,莫怪贫道心狠。”

  这三牛妖赶紧低头称是,匆忙落去了山谷内。

  确认过眼神,是一根手指就能灭了他们一族的狠人

  而当牛妖去后,燃灯肩上琉璃盏光芒大作,燃灯再次开口,嗓音传遍千里之内的高空与大地。

  “多宝师侄,何不现身相见

  你取走的宝物与贫道有缘,贫道愿以人情相换。”

  宝洞中,多宝道人嘴角一撇,立刻就要出去对峙,还对李长寿传声道:

  “看到没,人家副教主就是这般有底气,宝物都舍不得拿,一句人情就想在贫道这里拿宝

  当贫道是散宝童子不成

  哼,既然发现了贫道在此地,出去会会他又有何妨。”

  “前辈”

  李长寿及时摁住多宝道人的胳膊,传声道:“前辈,这不过是诈你之言,不信且看,他片刻之后必会说下一句。

  若不是怎么,还要贫道亲自请你出来不成,就是师侄莫非是想将此事闹大。”

  多宝道人眨眨眼,略微有些狐疑。

  然而燃灯可能是真有些心急,李长寿这边话音刚落,燃灯道人就皱眉又道了句:

  “怎么,还要贫道请你出来不成”

上一章目录+书籍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