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功亏一篑

  以六品斩宗师,这种事情在江湖上或许有过,但每次出现,仍旧是会惊爆一地的眼球。

  对于大部分的修行者来说,五品和六品之间永远都带着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

  六品可以被称之为是高手,为何到五品突然便跨越到了宗师级别

  这不光只是力量的差距,更是双方对于修行之路的一种理解。

  前者还在追寻力量,而后者已经开始了解力量的本质是什么了。

  所以一般主修左道秘法的存在,大部分修炼到六品便已经是巅峰了,想要更进一步,必须要去修行武道或者是炼气,下九流始终难成大器。

  而此时随着顾诚联手燕北宫斩杀了罗教一位宗师,后面跟进来的陈继深等人都已经看呆了过去。

  他们是跟着罗教圣子的屁股后面来的,想要跟着他们出去,顺便看看能否趁乱捞得一些好处。

  结果他们刚进来就看到顾诚在杀宗师,这差点让他们眼睛给吓的瞪出来。

  人家居然都已经凶残到这种程度了,捞好处什么的,他们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

  其实罗教圣子也看到顾诚和燕北宫杀杨老的那一幕了。

  他本身便有着六品中期的力量,方才在关键时刻他若是强行出手的话,其实是可以拦住顾诚的,但他却没有这么选择。

  因为前面挡路的怪物已经被他杀的差不多了,就差一丈的距离,就这么点距离他便能够击碎那舍利,夺得邪神遗蜕

  杨老是从小便跟着他的下人,所以对他忠心耿耿,后来因为得到了某些机缘,使得本身天赋并不算强的杨老踏入了宗师境界,但他却没有选择成为罗教护法或者是去外面当舵主,仍旧是选择跟随罗教圣子,对其态度不变,忠心也是不变。

  但杨老再忠心也只是一个下人,宗师境界的战斗力虽然宝贵,但却并不是他的。

  只要邪神遗蜕到手,经过他的炼制成为化身,那他自己虽然不是宗师,但却能够获得堪比宗师的战力

  罗教圣子的心性也是足够凉薄了,为了一具邪神遗蜕,牺牲了之前他的那些心腹不算,就算是杨老这个跟在他身边十几年并且还忠心耿耿的宗师战力他都敢舍弃。

  此时眼看顾诚和燕北宫已经把杨老斩杀,目光已经放在他们这边,罗教圣子直接周围金色火焰绽放,罡气和灵气双重融合,形成了一个无极圣祖的虚影来,他竟然也做到了武道炼气合一。

  目光转向齐槐轩,罗教圣子怒吼道:“动用你冥王宗的本命邪鬼”

  齐槐轩犹豫了一下,那可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每动用一次代价都不是一般的大。

  没管他的反应,罗教圣子又将目光转向了陈继深等人,大喝道:“帮我拦下顾诚将来我罗教保你在泰康郡建宗称尊”

  罗教的名声的确不好,但罗教的实力却也是毋庸置疑的。

  若是寻常时候罗教圣子如此许诺,除了云净和尚其他人肯定都会心动的。

  但此时看到顾诚和燕北宫竟然如此凶残,连宗师都给斩了,他们哪里还有这种胆量

  燕北宫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焦急之色:“糟糕若是让他破坏了寂空禅师的舍利子,放出邪神来,那后果可无法想象”

  顾诚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放心,他没机会了。”

  长出一口气,顾诚没有挪动身躯,而是注视着罗教圣子的方向,做出了一个弯弓搭箭的动作来。

  一旁的燕北宫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顾诚身上明明没有弓箭,他摆出这么一副架势来是想要做什么

  况且据他所知,顾诚是武道炼气双修,但他武道所用的兵器是剑,可不是箭。

  不过下一刻燕北宫便瞪大了眼睛。

  顾诚的右臂之上,一只犹如枯骨般的邪异箭矢从他的血肉当中挤出来,犹如活物一般,四周的筋膜如同触手般在扭动着。

  以人为弓,妖箭夜罗爆射而出,顿时发出了一声妖异的怒啸来

  之前顾诚很少动用妖箭夜罗,动用也都是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

  不光是因为这东西伤人伤己,更是因为妖箭夜罗的来路有些不正。

  但现在顾诚则是不用担心了,因为罗教那边,他已经都已经结成死仇了。

  灭掉了罗教一座分舵,杀了罗教的一位宗师,破坏了罗教圣子的计划,估计罗教的人已经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了,所以此时再加上一条抢了罗教的妖箭夜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前面几件事情都比妖箭夜罗来得严重。

  而靖夜司那边顾诚也是不用担心了。

  之前顾诚在靖夜司内没有根基,一旦他展露出妖箭夜罗来,以谢安之的性格不光会抢夺他的妖箭夜罗,更是会直接将他治罪。

  而现在顾诚加入了争天盟,争天盟还有靖夜司的人脉在,这种事情已经不叫事情了,轻易便可以遮掩过去。

  所以现在这妖箭夜罗顾诚可是用的光明正大并且心安理得。

  感受到身后那呼啸传来的邪异之力,哪怕只差一步他便能够击碎那舍利,罗教圣子也不得不回头。

  不过等他看到妖箭夜罗的那一瞬间,罗教圣子的面色顿时一变,尖声怒喝道:“妖箭夜罗

  是你是你从那叛徒的手中抢了我罗教的妖箭夜罗”

  身为罗教圣子,他怎么可能不记得这罗教珍藏了许久的妖箭夜罗

  只不过前段时间妖箭夜罗被那不识抬举的叛徒给偷走结果遗失,但靖夜司那边却没报出来他们得到了妖箭夜罗的消息,这还让罗教有些奇怪。

  靖夜司做事可不会遮遮掩掩的,缴获了这种级别的宝物,靖夜司肯定会大肆宣扬自家的功绩炫耀一番才是。

  罗教圣子怎么都想不到妖箭夜罗竟然会出现在顾诚的手中,并且还用来对付他

  妖箭夜罗虽然在罗教存在了很长时间,但实际上早在百年前它最后一任主人死后便无人用它了。

  原因很简单,其上代主人就是因为妖箭夜罗反噬而死的,这也导致其他罗教中人对于这妖箭夜罗有一些阴影。

  但这东西身为归墟海羽化山七十二神通之一,绝对还是个宝物,也不能就这么扔掉,所以便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

  有资格动用它的人因为害怕其反噬所以不敢用,实力不够也不畏惧反噬的人地位还不够,没资格动用,所以这东西便一直都在呆在罗教的宝库中,直到前段时间被那罗教叛徒偷走。

  所以罗教圣子虽然知道妖箭夜罗,但他却不知道妖箭夜罗的具体威能如何。

  不过眼看着那一箭已经临身,妖异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些血肉触手都在舞动着,罗教圣子的无极道体被他催动到了最大化,一印落下,周身净土之力闪耀,圣祖降临,净化一切异端之力

  砰

  一声巨响轰然传来,印法被妖箭夜罗彻底轰碎,这一箭的强大锋锐超乎他的想象,并且方才他斩杀那怪物时也消耗掉了极大的力量,自身力量几乎是十不存一。

  净土之力能够净化掉大部分的力量,但却无法撼动妖箭夜罗,被其直接贯穿。

  危急时刻,罗教圣子手捏印决,施展他罗教秘传的挪移术想要暂时逃离。

  这种左道秘法也是十分玄奇的,顾诚在那实力很弱的香主刘如成身上见过,在宗师级别的杨老身上也见过,现在竟然连罗教圣子都会,看来这门秘法也是跟大搬运术一样,属于那种虽然低级,但却能够往高深演化的秘术。

  不过顾诚却是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妖箭夜罗属于罗教,但这罗教的人却貌似并不了解它。

  罗教圣子刚刚开始挪移,妖箭夜罗便猛然间调转方向,好像早就已经锁定了他一般。

  在他挪移完成,出现在身后数丈的一瞬间,妖箭夜罗却早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他,猛然间从他的腹部贯穿进去,带出去一大块血肉

  罗教圣子顿时面色一白,闷哼了一声。

  他身边的齐槐轩已经顾不得去斩杀那些怪物了,他身形猛的一动,化作黑影带起罗教圣子便逃。

  顾诚和燕北宫都没有去追,一个是因为齐槐轩那逃命的秘法也是玄奇的很,曾经从全盛时期的他们手中都逃过一劫,此时顾诚和燕北宫消耗都是极大的,他们自然也是追不上了。

  二便是眼前可还有着一个麻烦需要等着顾诚跟燕北宫来处理呢。

  方才罗教圣子正好杀出来了一个缺口,燕北宫拿起刀沉声道:“顾兄弟,我来帮你护法,你去引动那舍利子”

  顾诚点了点头,在燕北宫冲上去帮他抗住那些怪物之后,顾诚立刻跟在他身后,双手捏出一个略显生涩的佛印来。

  须弥陀镇世经的力量顾诚还没有真正掌控,准确点来说他甚至都没有修炼,所以方才对战时他都没用这股力量。

  寂空禅师给他的力量只是用来入门的,让他可以省去修行的时间直接以须弥陀镇世经的力量引动舍利子,跟同阶交手肯定是不够的。

  一阵阵佛光在顾诚的佛印中爆发而出,舍利子上顿时光芒大盛,炽烈的延烧了起来。

  但此时那邪神肉身却也是开始急速的颤抖了起来,黑红色的光芒也是大股的绽放着,好像极度不甘心一般,黑芒向着顾诚狂涌而来

上一章目录+书籍下一章